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消毒机器人“出战”抗疫一线,细菌芽孢杀灭率99.9999%

1月18日晚上10点,上海钛米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潘晶接到一通来自武汉的电话,那是公司的合作医院武汉协和医院打来的紧急需求:需要公司所有消毒机器人立刻送到武汉!那天以后,武汉6家医院内,多了13台新一代医用机器人,它们在隔离区、缓冲区、手术室等区域内进行着7*24小时满负荷工作,直接缓解了一线医务人员的工作压力,同时也有效控制了院内感染的风险。


在这些白色“钢铁侠”的身后,站着的是一支由“领军先锋”所带领的智慧团队。面对疫情,团队里的每一名工程师都克制住了内心的惶恐与不安,义无反顾地冲在一线部署机器人,打响这场全民保卫战。



24小时直驱武汉支援一线


早在此次疫情之前,三百余台钛米所生产的智能医疗机器人已经在全国130多家大型三甲医院内进行使用,而其中武汉协和医院也是公司的首批合作医院之一。


时间回到1月18日那通紧急电话的晚上。这通电话让潘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作为应对,他第一时间组建了应急行动小组,从生产、运输,到售后、培训等,进行全方位的准备。为了给武汉尽可能多的支援,一方面公司坚持生产,直到把库存的零件用尽,另一方面,将原先借给张江园区作展示的机器人也“召”了回来,调集到了10台消毒机器人。“由于是临近春节期间,很多物流公司都拒绝送货,怎么办?”就当一切准备就绪,物流又险些“罢工”,此时公司内的两名调试工程师站了出来:“我们包一辆小货车,直接去!”就这样,1250公里,10台消毒机器人,2名工程师,一车防护物资直驱武汉……由于疫情信息的滞后,当时的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次去武汉调试消毒机器人成了一次只去不返的旅程。


当载有机器人的货车停在武汉协和医院的门口,正是1月21日的凌晨,还未休息,工程师们又马不停蹄地进行安装、调试工作,让消毒机器人在几个小时的适应后便能直接进入病区,正式开始“上岗”工作。


然而,随着疫情的加重,1月23日武汉发出封城指令,正在医院内调试机器人的工程师面面相觑:是留,还是回?“他们通过微信告诉我,当时只调试好了2台机器人,那里的情况十分严重,他们想要留在武汉,想帮助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感受到两名年轻人的决心,潘晶叮嘱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在上海的伙伴都是他们坚强的后盾!



“今年过年,我要留在上海加班了。”


事实上,钛米所生产的智能消毒机器人能针对环境物表和空气进行自主移动式多点消毒,而这也是新冠肺炎病毒最为害怕的“对手”。通过紫外线照射,或是喷洒医用消毒剂干雾,智能消毒机器人按照国家标准,完成消毒作业,对于最顽固的细菌芽孢,杀灭率也在99.9999%。目前在武汉医院内工作的消毒机器人几乎是24小时待命,日均工作时间在17小时以上,在同样时间内,机器人的消毒面积抵得上4、5名专业医护人员。


“最危险的一次要数医院里有医务人员感染的情况。”一名90后的工程师向记者介绍道,医院神经外科的医护人员感染后,手术室所在楼层一度被完全封闭,严重影响了医院的诊疗能力。为了能够尽快恢复诊疗能力,他们毅然在第一时间进入现场,花了三个多小时,对消毒区域进行仔细勘察,对机器人作全面部署,成功使得该区域重新对医患开放。由于病毒原因,医院无法打开中央空调,好几名医护人员双手冻得通红,但工程师们却是一身的冷汗:“当看到病房、手术室里的血迹,哪有不怕的?但一想到我们的机器人能够‘解放’更多的医护人员,他们能治疗更多的病人,怕又算啥!”


由于疫情的严重性,这名“90后”至今还未告诉父母自己的工作情况,“接到任务后,第一件事是退了回海南的机票,第二件事给自己整了一些必备品,第三件事发了条微信给爸妈:‘今年过年,我要留在上海加班了。’等这个项目结束了,再告诉他们不迟。”微信里,他给记者发来了一个笑脸的表情。



全员冲刺,不让一线的伙伴失望


复工的第二天,张江国创园区内许多楼宇几乎一片寂静,而就在钛米公司所在楼里,一番忙碌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的,等工厂那边一生产好零件,我们就会派工程师过去调试、组装。”“好,你们调试完记得回宾馆隔离,保护好自己。”“一会儿开个会,看下上海还有哪些医院需要配备机器人的。”


潘晶告诉记者,自从疫情发生以来(1月18日),整个公司就像一台机器人,齿齿相扣:软件工程师在家写程序,硬件工程师到实验室搞开发,调试工程师赴现场调试机器人,市场、销售、行政全扑上和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和联络,为的是在春节期间保证机器人的生产与供应,“这个春节用完了所有库存原材料,仅上海就部署了上海肺科医院,上海仁济医院,金山公共卫生中心,华山医院,中山医院,儿童医学中心等9条疫情防控前线。随着之后的防控加强,我们还要进一步跟上城市防疫的步伐。”


想到在武汉坚守的工程师以及坚持在上海连轴转的同事们,潘晶自言心疼:“其实,作为一家创业型公司,我们的很多同事都是90后。在疫情来临,他们没有退缩,反而是冲到了一线,我打从心里佩服。”他直言,虽然公司所支付的经济报酬无法与他们所承担的风险相提并论,但从企业的角度,他也决不让这些奋战一线的伙伴吃亏,无论是心理指导或是股权激励政策都已经在实施中,从精神和物质上保障好他们。